首頁>文聯要聞

中國攝協赴湖北抗擊疫情攝影小分隊:這一切太值得記錄了!

時間:2020年02月26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范雪嬌
0

  距離中國攝協赴湖北抗擊疫情攝影小分隊從北京出發前往武漢,已經5天了,小分隊主要開展了哪些工作?遇到了哪些困難?他們是怎樣推進工作的?

  平均每天在拍攝現場工作12小時以上

  采訪到中國攝協主席李舸時,是2月23日午間,他剛完成了對當天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首批11名重癥患者治愈出院的采訪。到武漢以來,中國攝協赴湖北抗擊疫情攝影小分隊的成員平均每天要在醫院等拍攝現場工作12個小時以上。他們除了對抗擊疫情進行動態報道之外,還有一項重要任務——為目前全國各地馳援湖北的數萬名醫務人員拍攝肖像。面對如此巨大的工作量,除自己拍攝,小分隊還必須協調各方拍攝力量,“本次拍攝活動得到了湖北省委宣傳部、湖北省文聯、湖北省攝協的大力支持,面向湖北省攝協主席團、理事和骨干征召了10多位攝影志愿者,還動員了30多名目前在湖北采訪的攝影記者,請他們在采訪報道之余,盡量地多拍一些醫務人員的肖像。我們還多渠道征集肖像,有一些醫療隊自己有相機可以拍攝,有一些醫務人員在休息時也可以相互用手機拍”。李舸介紹,對于多渠道征集到的醫務人員肖像,中國攝協的工作人員正在后方加班加點整理。

  為了協調好各方攝影力量參與拍攝,小分隊成員在2月21日下午專門來到中日友好醫院援鄂醫療隊工作的病區進行試驗拍攝,設計拍攝流程,并將拍攝流程和注意事項發給參與拍攝的媒體記者和湖北省攝協。

  小分隊成員采用兩人一組的工作方式。李舸與中國攝影報社副總編輯柴選主要拍攝中日友好醫院和北京大學第三醫院醫療隊,中國文聯攝影藝術中心原主任劉宇和中國文聯攝影藝術中心網絡信息處編輯陳黎明主要拍攝北京醫院和中南大學附屬湘雅二院醫療隊。李舸介紹:“我們這組拍攝的兩支醫療隊,一個隊的交接班時間是每天的凌晨1點、上午5點、上午9點、下午1點、下午5點、晚上9點,另一個隊的交接班時間是凌晨0點、凌晨3點、上午6點、中午12點、下午3點、下午6點,只能利用他們交接班時間拍攝。22日,我們共拍攝7個交接班,每個交接班大概需要1個小時?!比欢?,不同的醫療隊所在的病區不同,為了能更多地拍攝,小分隊成員就只能不停地往返于各個病區。

  “我們的原則是,在不打擾醫務人員正常工作、診療和休息的前提下拍攝。我們不占用醫務人員的工位,盡量選擇樓道或角落?!崩铘唇榻B,小分隊成員利用醫務人員交接班的時間,拍攝他們穿上防護服和脫下防護服時的照片,“我們不敢占用他們太長的時間,平均一個人就一分多鐘。為了更好地完成這項記錄,我們專門準備了A4紙,請每一位被拍攝的醫務人員寫上單位、姓名、在武漢的時間和地點,并簽名。雖然是高強度的工作,經常顧不上吃飯,每天回到駐地已經是晚上九、十點以后了,但在拍攝過程中,我們非常感動。拍攝中,很多醫務人員一說到家人就流淚了。我們一定要拍攝好,因為這一切都太值得記錄了”。

  “這次拍攝的主要難度在于拍攝數量太大。在醫院拍攝時,要考慮醫務人員的排班情況,每天能拍的醫務人員數量有限,另外,拍攝空間也特別局促,有時鏡頭離得太近了,對焦都成問題?!眲⒂罱榻B,面對現實的拍攝困難,小分隊成員開始調整拍攝計劃,2月24日前往醫療隊駐地拍攝,當天就拍攝了近200位醫務人員。

  “在駐地拍攝時,我們找了一塊投影儀的幕布做背景,用一個易拉寶的背面做反光板。拍照的同時還拍了一些視頻,請醫務人員回答幾個問題——你是誰?你來自哪里?疫情結束后最想做什么事情?想對家人說些什么?也許是離開病房相對放松的緣故,他們每一個人都說得特別感人,他們的愿望是那么普通,好多醫生、護士在講述的時候,都流下了眼淚?!眲⒂钫f。剛開始拍視頻時,劉宇負責為陳黎明打反光板,但他發現醫務人員的情緒、表情也隨著拍攝不斷變化,便拿起相機記錄起來,“在完成好拍攝肖像任務的同時,我們也想在創作上有所突破”。

  “盡力把每一位醫務人員拍到、拍好”

  “河南省文聯、河南省攝協于2月24日組織了10位攝影志愿者到湖北參與拍攝,于是我們又進一步細化了拍攝任務。一些新聞機構在武漢的攝影記者也非常支持我們,比如澎湃新聞已經有兩名攝影記者主動申請參與到拍攝中來,后續他們還將再派兩位攝影記者參與進來。所有參與其中的攝影人都必須要具備足夠的防護意識、專業精神以及豐富的報道經驗?!辈襁x說。多年來,柴選的身份都是報道一線攝影人的新聞人,現在他也成為了進入攝影現場的一員。除了參與拍攝,他還要輔助小分隊其他成員做好協調拍攝時間、分配任務、對外聯絡等工作。

  “這些天我最大的感受就是白衣天使都是有血有肉、情感豐富、非常堅強的一群人。他們面對鏡頭所說的每一句話、他們的每一個神情動作,都給我們傳遞著一種精神力量?!辈襁x坦言,小分隊目前面臨的最大困難就是如何協調好各種資源,如何盡量不漏一個人地把馳援湖北的醫務人員都拍到、都拍好。

  采訪到中國文聯攝影藝術中心網絡信息處編輯陳黎明時,已經過了午夜,他終于結束了一天忙碌的工作,剛吃完晚飯。陳黎明最大的感受便是“消殺”和“樂觀”四個字:“為了能持續拍攝,我們必須反復做好消毒工作,回到駐地,也要自行規劃出隔離區,所有的相機等物品都要消毒,還要迅速進行自我清潔消毒。我們采訪了醫務人員,他們的樂觀讓我們很感動,比如我們了解到,中南大學附屬湘雅二院醫療隊,每一位醫務人員都是自愿報名來湖北支援,他們說只要科學操作,嚴格執行防護條例,就不用恐懼?!?/p>

  參與此次工作,陳黎明的心情發生了許多變化,從一開始感到很榮幸、熱情高漲,到在路途中感到忐忑,再到現在忙碌起來、專注于自己的工作。陳黎明說:“我深切地體會到了醫務工作者的不易,也確實覺得他們當得起白衣戰士、白衣天使、抗疫英雄的稱呼?!?/p>

(編輯:單鳴)
會員服務
微信牛牛娱乐棋牌 白小姐精选一肖中特 讧苏11选5基本走势图 福建11选五5开奖结果走势图 浙江11选5任选3推荐 黄大仙精准资料大全 两波中特公式 特头公式规律 福建11选五基本走势 山西11选五遗漏走势图 白小姐精选一肖中特